安载勋导演


作为韩国最具代表性的动漫工作室“用铅笔冥想”创始人之一的安载勋(AHN,Jae-Hoon)最近带着由朴信惠、宋昶仪、吴涟序献声配音的心水之作《珍贵日子的梦想》来到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进行讲座。在活动伊始,首先放映了安载勋导演的作品《珍贵日子的梦想》。



影片放映结束后,这位戴着眼镜、顶着一头及耳半白头发的暖心导演并没有进行一般的学术讲解,而是以问答的方式进行了面对面的互动交流。


安载勋:《珍贵日子的梦想》这部影片在五年以前公映过,五年的时间变化很大,为这部电影主人公配音朴信惠,当时不是很有名,但是现在已经很火了。

过了这么久这部电影再次放映,而且是在这么多优秀的学生面前放映,我觉得很荣幸。

这部影片经历了漫长的制作期,遇到了各种方面的问题,期间有一部分人走了,但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作为导演,我知道我必须要坚持。这部电影讲述的不仅是我个人的梦想,更是一代人的梦想的故事。

 

Q:这部影片讲述的是80年代带之前的故事,那时候还没有电脑,我们看到有不少怀旧的东西,比如打字机、小电视、CD之类的。那么安导演是把自己对那个时代的记忆放进去了么?对于把那个时代电影中得影像、电视中的影像通过动画的方式去表达这一点,导演又是怎么构想的呢?

A:大家看到在影片中主人公的很多烦恼,这些都是我幼年时候经历过的。

而说到第二个问题,就要说到这个电影所描绘的背景。韩国在80年代之前是没有彩色电视机的,1982年开始才从黑白电视机变成彩色电视机,这个电影的背景就是是以这个为前提的。我想把韩国80年代之前的那种画面,用彩色的表达出来,引起人们对当时的回忆。

Q:您刚刚提到这部影片中您加入了不少自己幼年的经历,那么您为什么还会用女性来作为《珍贵日子的梦想》的主人公呢?

A:首先是技术上面的原因,通过二维去描绘人物的时候,女性角色的表情相较于男性角色会更生动形象。在制作动画的时候每天会对人进行观察,男性在动作和表情上没有女生表现的那么生动。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从小喜欢写诗画画,经常会被别人说像小女孩。

 

Q:影片中主人公小时后对未来的探索、烦恼,导演也有过。那导演是怎么确定自己以后要走导演这条路的,是在什么时间或者多少岁的时候确定了自己的职业定位?

答:在韩国也有很多人问这个问题,其实也没有他别的经历,只是很喜欢画画。小时候还喜欢作诗,现在将两者相结合,用画去做诗。

就动画来说,东方的文化、哲学能够通过动画可以很好的传达出来,是一种非常好的文化传播手段。向韩国的动画可以在中国上映一样,是不分国籍的,是一种很好的国际文化交流手段。

Q:很多同类型的题材也被拍摄成电影或者电视剧,那么可以真人拍摄完成的,为什么还要用动画来描绘呢?

A:将现实生活用动画来表现会更浪漫一些,这便是动画的魅力。尽量接近真实的描绘出人物的表情、动作,也是《珍贵日子的梦想》最大的魅力。就像是把照片和画放在一起对比的话,绘画反而会更好的表现出人的感性。

宫崎骏的作品充满幻想并且映射生活,但我更想通过动画去真实的表达生活。在制作动画的时候,每天都在观察,看不同的人不同的场景,通过制作这部作品,也学到很多东西。

再有,我也希望大家看完动画会有一个美好的心情,这也是我做动画的目的之一。


Q:动画漫画被认为是流行文化,但是看您的动画就像是在看电影一般。那导演您在制作动画的时候是怎么把您的诗意和市场上的那种快餐文化流行文化结合?您在制作的过程中最困扰您的是什么,支持您的动力是什么?

A:虽然流行一直在变化,但是人心是不的。

现在的文化氛围是,大家为了消遣才去电影院看电影,我觉得看电影还有一种方式是治愈自己。我一直在努力把我作品的重点放在“人心”这一本质上,而不是流行。制作动画不像是制作电影那样几个月就能做完,一般的周期是四到五年左右,时间很长。我的下一部作品中会有中国文化的描绘,而且现在是在和中国的工作人员一起工作。我希望通过制作新的作品,去创造新的流行。

大家以为做一个动画需要四、五年时间,听上去时间很长,但是我们一般会同时进行几个作品。在制作《珍贵日子的梦想》的同时还在制作《冬季恋歌》和《对不起我爱你》作品,而这个动画在韩国上映的时候,人们觉得很新颖,没想到这样的作品会在韩国出现。

在制作这部动画的时候,我将它当成一颗种在动画人心中的种子去培养的。也这部作品能够引发动画人们的思考,“为什么要做动画?”“东方文化的动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我想以后像《珍贵日子的梦想》这种使用二维手绘的动画会越来越少,毕竟现在主流的动画都是以使用3D等高科技技术制作出来的作品。希望能和中国的制作人员一起,将现在正在制作的这部中国题材的作品作的更有深远意义。

 

Q:安导演为什么要创立“铅笔冥想”这个工作室呢?

A:最近大家看到的动画大部分都是使用3D等高科技技术制作出来的作品,但在我刚刚开始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大家都是在用铅笔画画。我喜欢喜欢铅笔的味道,和削铅笔的声音,“铅笔冥想”这个名字也是源于我对铅笔的喜爱。我到现在也保持着这个习惯,在工作室会用铅笔画画。

虽然动画发展到现在是从铅笔到高科技,但我希望最后能从高科技回到铅笔。无论是世界的什么地方,只要有一根铅笔就可以画出很棒的画作,但高科技的话还需要有很多限制条件。我觉得铅笔作画这种方式会一直保持下去。高科技所做出来的动画就像是灯一样可以照亮人们,但用铅笔创作的动画更像蜡烛,不仅可以照亮人们,还会带给人温暖。

 

Q:二维动画周期比较长、人工成本也高,但是出来的效果似乎没有3D动画那样有特别好的商业回报。那么想问一下像这种纯手工动画的生存环境是怎样的?生存方面上会不会有压力,纯手工画师会不会有生活上的压力?

A:很多国际人士都会来我们的工作室,因为像迪士尼这种动画公司最开始也是从铅笔开始的。

我并不反对高科技,但是我觉得做动画的人一辈子最起码要有一个铅笔做的作品,因为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这种二维动画就会越来越少。

我希望这种动画能延续下去,让大家能够看到。3D动画和二维动画是不冲突的,工作室也可以做3D,但是我觉得这和我的风格不太相符。


影象力丨Olga Bobrowska
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首届影像艺术与新媒体国际影响力高级研修班

上一篇:

下一篇:

Powered by CloudDream